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江西商帮老板频跑路投房地产借高利贷

2018-12-07 00:54:18

江西商帮老板频跑路:投房地产 借高利贷

江西沪商会副会长贷款还息日玩失踪 赣商商帮首现会长级人士 失联

如果要盘点这两年频现老板 跑路 或 失联 的商帮,闽、浙、晋、苏、徽、粤等各大商帮均在其列,但在沪的赣商商帮相对是块 净土 ,也是银行不良贷款的 洼地 。不幸的是,这座的堡垒也失守。

一名熟悉江西上海商会的银行人士告诉《财经》,从他的联系时间来看,自10月20日贷款还息日开始,江西上海商会副会长、安义分会会长陈宇 失联 ,亦无力偿还贷款利息。本报连续两日拨打陈宇原本常用的号码,以及陈宇妻吴某号码,均处于 上海移动来电提醒 的智能应答状态。

本报翻阅陈宇的朋友圈,平均五六日就有更新的他,自10月1日起再无新帖。9月18日,陈宇转载的内容是 当你缺钱困难时,你会明白很多的 ;9月30日,转载内容是 顺境善待别人,逆境善待自己 。

福建人 跑路 了那么多,江西(上海)商会倒是一个都没跑。 上述银行人士说, 谁都没料到, 打头炮 失踪的就直接是个会长。

所幸的是,团结的沪上赣商商帮仍在顶住信用不倒。陈宇10月20日需付的利息已经由联保体代偿。

据消息人士称,此前在资金链从紧时,陈宇或已与妻子吴某在法律上解除婚姻关系。离婚的一种可能性是,保下家人相对少受债务牵连。在此前闽商、浙商群体风险爆发时,企业主法律上离婚但事实上仍一起生活,已是常见现象。

在这轮去杠杆的经济周期里,几乎所有的在破碎的泡沫底下悲情着的老板,都有一个类似的剧本:融资过了度,投了房地产(非主业必需),借了高利贷。

陈宇的故事,不出其外。

买了一栋 划算 的楼

在买嘉善路与肇家浜路相交处的那栋楼之前,陈宇过得很滋润。 上述银行人士说。

与福建的周宁人事实垄断了小半个国内的钢贸、福安人通吃了多个地区的电机一样,江西的安义人几乎拥有了大半个中国的铝合金门窗市场。因此,安义分会在业内的 小名 ,是 门窗分会 。

一名接近江西上海商会的消息人士向《财经》这样描述陈宇: 他很肝胆、讲兄弟义气,为人乐善好施,当过兵,口才又好,自然而然有威望,就当了(分会)会长。

不少熟悉陈宇的人一提起陈宇,就会说起他的一个特征:肚子大。肚子大的人胃口大,而陈宇对事业扩张的胃口,却踩在了坏的时点上。

虽然在 门窗分会 当家,陈宇的主业却和经营着塑钢批零、加工的老乡们有些分岔,他做的是管道安装工程,并从2002年开始陆续创办了上海君发建筑工程科技有限公司、江西宝航市政交通设施有限公司、上海道航交通设施工程有限公司。

一篇2012年(大约在陈宇买楼前)对陈宇的专访稿中记录,陈宇的公司收入每年以30%~40%的增长率上升,而这名热心肠的赣商每年捐款做慈善的金额达50万~60万元。

在上述银行人士看来,陈宇的重要转折点之一就是买了这栋楼。据他估计,这栋原业主为国有背景的楼花了陈宇至少5000万元,但在当时看来,买楼是划算的,因为市场评估就可以做到几千万甚至上亿,该楼一可抵押贷款、二可租赁收钱、三可卖出赚差价。

因此有消息人士称,陈宇虽当时自有资金不足以买楼,但还是多方筹集到了钱。陈宇或在买楼或在供楼时,用过民间高利息的借款。

如果买楼的决策是火星子,陈宇因买楼而一下子紧张起来的资金链是导火线,那近两年来的经济走势便是天干物燥的气候环境 这栋楼,再要抛盘,已无人高价接手;而租金敌不过陈宇的融资成本。

有一种说法是,陈宇的银行融资压力并不重,高利贷才是罪魁祸首。

一名同样联系不到陈宇的其旧日朋友反反复复提醒本报不要用 跑路 二字,他说,陈宇只是暂时 失联 , 说不定过几天就出现了 。他个人相信,当过兵的陈宇还是有担当的, 也许他只是压力太大了 。

顽强支撑的 江右商帮

说起 有担当 ,似乎比陈宇有担当的是他的联保体 安义的铝型材商人。陈宇一笔在某股份制银行的贷款10月20日付息,其联保体替陈宇还上了利息。到目前为止,陈宇的贷款没有坏账。

陈宇在上海至少3家商业银行有融资,但敞口都不大;贷款相对较高的是其老家一家银行,在沪设有办事机构。

为什么这把金融风险的火较晚烧到沪上的赣商商帮?上述银行人士称,其一,这和赣商经营杠杆率相对闽商、浙商等较小有关,也包括安义商帮;其二,安义县出来经商的人人多群体大,在上海就有几万人,他们前期积累底子较厚,业内号称 江西的温州人 ;其三,其实近阶段陆续也有小商户资金链断裂、贷款无法到期偿付,但商会和联保体在发挥作用,基本都帮忙还上了。

从本报近年采访来看,闽商等群体有着不少担保体资金 集中使用 的做法,个别案例是市场或担保公司进行担保并集中运作资金,此前宣判的中担案,也有担保资金集中 理财 的做法,这种做法事实上提高了资金运作方的杠杆,加大了风险集中度。但上述银行人士表示,在沪赣商联保互保类贷款 基本各用各的 ,不集中运作,因此风险相对分散,即便其中有商户贷款出现风险,其余商户还能代偿。

另一方面,史称 江右商帮 的赣商群体,也有着与其千年经营的瓷茶丝绸截然不同的顽强性格。上述接近江西上海商会的消息人士称,群体看重商帮信用、团结共难关的气氛还是很浓,不希望整个群体在银行那里都上 黑名单 ,影响未来营商。

但话说两头,好的商会文化是否能耐经济严冬还有待观察,但至少有两个问题还没答案:,即使陈宇再度 出现 ,不意味着他资金链的 续弦 ,联保体能帮陈宇还息,是否能帮他还本呢?还是,银行将再次被 绑架 ,只有续贷一条路可选?第二,商帮的信贷风险会否逐渐发作?第三,小商户间借钱不还事件屡次发生后,商帮老乡之间借钱调头寸已经很难,在商帮文化中存在已久的 熟人信用 ,是否从此式微?

纯净水设备厂家
pc耐力板厂家
耐磨陶瓷涂料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