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梧桐叶落忆故人台湾友人隔海撰文悼念孙道临

2018-10-30 11:34:54

梧桐叶落忆故人--台湾友人隔海撰文悼念孙道临

大陆着名表演艺术家孙道临先生,于去年12月28日以八六高龄在上海去世。怅望海峡彼岸,对于这位忘年之交,遥寄无限的哀思。

认识孙道临先生是在1992年9月,当时我参加“台视”董事长陈重光先生率领的台湾文化经贸访问团,在北京人民大会堂的一次两岸交流晚宴上与孙先生同席,孙先生的气质风采给人留下深刻印象。那次活动结束,我个人行程自京赴沪,刚好又与孙先生搭同一班机。由于这是我首次陌生的沪上之旅,下机后,孙先生亲送我到下榻的假日大酒店,把我安顿好之后才离去,临走留下,要我与他保持联系,让我深深感受到大陆朋友对台湾同胞的温馨情谊。

隔年1月,“两岸三地电影导演研讨会”在上海举行,我以台湾电影导演协会法律顾问的身份与会,得与孙道临先生重逢,感到有如杜甫笔下“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的喜悦。8月中旬,我与内人、女儿又参加一个两岸学术交流活动,再次赴沪,孙先生邀请我们到他位于淮海中路的家中做客,记得席间他特别介绍一道故乡美食浙江嘉善烤鸭,还听他谈起从事文艺事业的点点滴滴,临别赠我一帧他早年饰演《非常大总统》的剧照。那夜回旅馆,沿途梧桐树影婆娑,孙先生和蔼亲切的容颜仍然萦绕脑际。

后来我有机会再游上海,给孙先生打,他往往拨空到旅馆来看我,两人促膝长谈中国古典文学,钦服于他对《三国演义》等典籍及中华历史文化造诣的渊博,我戏称他为“建安七子”之外的“建安八子”,他谦虚地说:“你才是。”他的年龄可以做我的父执辈,我们真可说是“忘年之交”。近年我到上海,常是行色匆匆,较少与孙先生见面,只是偶尔通。他也曾送我一帧拍摄于埃及的骑骆驼照片,我还夹在笔记本的扉页,而今睹物思人,更感怅惘!

孙道临先生知道我喜欢观赏江南的梧桐景色,于是送我一首他亲笔书写的新诗,题为《给梧桐》,里面有这么一段:

是那样洁净而美丽

你呈露出灰白的躯干

使我想起严冬

我在你面前瑟缩行走

阵阵风雪飘过

你圆球般的籽夹摇曳

仿佛春天草原上群铃在震荡

啊!梧桐、梧桐

我惊讶于你此时的欢乐

……

遥想上海街头正是梧桐叶落时节,当风雪飘过,却已不再能见到孙道临先生潇洒的身影,只有在海峡此岸祝祷其英灵早登极乐世界。

(作者许文彬 为台湾中华两岸文经观光协会理事长、律师)

硅藻泥什么牌子
地暖防冻剂
洗衣房设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