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法律

鹤舞月明

2019年06月25日 栏目:法律

>,!〇五章刀把难找“下雨了!”“凤如山有什么事不能在这儿说,难道他和这个老鸨子也是次见面,这流月舫,不是他特意安排的

>,!〇五章刀把难找“下雨了!”“凤如山有什么事不能在这儿说,难道他和这个老鸨子也是次见面,这流月舫,不是他特意安排的?嘿嘿,此人来无影去无踪,行事随心所欲,完全没有个明确的目的,谁知道下一刻又会跑到什么地方去。(.有.)?(.意.)?(.思.)?(.书.)?(.院.)嗯,就问问这个老鸨子好了,也许她能知道点什么。”天刚朦胧亮,赵卫方坐起来,披上衣服,也不下床,揭开窗蓬向外望,漫漫怀沁河晦色冥冥烟雨如雾,渺渺茫茫浩浩荡荡的不见边际,一江绿的黝黑的秋水在雨泛着水泡儿向前滑落,一阵沁凉的江风裹着冷雨从窗蓬扑面而来,顿时睡意全无,回身看时,睡在身边的妇人盖着红绫薄被,眉目宛然如画,睡梦犹自笑靥生晕,淡金色一缕长半掩桃腮,幽香阵阵,真比海棠春雨还要娇媚分,心一动,忍不住在她颊上轻轻印了一吻。“虎从风,龙从雨,老爷就是条行雨的蛟龙,昨晚真是龙马精神,个小丫头都抵挡不住,我还有点乏,天还没亮,再多睡一下。”易妈妈惊颤一下,喃昵说道。她自然早就醒了。“哈哈,不是我龙马精神,是你那几个小丫头没经过人道,没趣儿。易妈妈,为一顿花酒,专门找来十几个黄花女孩儿,她们都是你流月楼的女孩子。这顿酒不便宜吧?你以前认识凤老爷吗?还是和郑老爷熟悉?”赵卫方揽起光溜溜柔玉般的妇人在怀里,两从颈间插出,慢慢揉摩着她两个柔腻如脂的豪*乳,随随便便的闲扯。“两个老爷我都是次见到,是苏萤这么安排的,听说流月楼的生意,有一成是她的,我来了才知道是凤老爷请郑老爷喝酒,郑老爷的面貌,我以前在图画上见过,不过,我是什么人,哪有福分认识郑老爷这等贵人。别摸那里,老爷,黎明时分,阴气重,此时动情,伤元气,只要老爷喜欢,总少不了你的,…………”易妇人被他摩挲的有些情热,一只小在背后轻轻把玩着那话*儿,见他顺着肚皮向下滑动,另一只捂住羞处,红着脸嗔道。至于十几个女孩子,那属于商业秘密,而且,她估计,赵卫方不会真的对此感兴趣。“呵呵,你懂什么。此时阴阳交泰,紫气东来,是通经养气,所谓回神大欢喜,讲的就是这个,苏萤和凤老爷来往多吗?你看,又湿了不是,不过,不能急,要慢慢砸摩,才有味道,你还这么紧,是天生的还是后来学的,……。”赵卫方扳开她的,在毛茸茸里头拨弄着,那妇人由他浪了一阵,越兴浓,口吮舌舔腿夹足缠,情热气喘,目光如醉,忽然翻身在上,将赵卫方紧紧压住,自己在上面不紧不慢的纵送。“年轻时跟着妈妈学的。苏萤和凤老爷,应该没有什么来往,她以前在冰魄城跟着廖瘸子,廖瘸子半黑不白的,可不是善人,苏萤五年前来了擎天城,并不敢勾搭其他男人,老爷要是看上她了,哪天我们两个一起伺候老爷,老爷别出来,再等一会儿。”一时间云腾雨落,那妇人精神泄尽,软的一摊烂泥似的趴着,牛喘吁吁,断断续续的说道。其实,赵卫方的画像,她更是看得多了,不过,安乐公离她太远了,与其自找难堪,还不如不说破,给赵卫方,也给自己,留几分面子,和尊严。当然,对赵卫方的问话,她连一个字也不敢相瞒。“怎么样,我说的不错吧,回马枪才是尽兴的。我不招惹她,有些女人,心大,嘴杂,麻烦得很。我老了,没有那么多精力玩那些劳心费神的游戏,就是你这样。给我倒杯回魂酒,准备点吃的,嘿嘿,回去又要忙了,这种日子,什么时间是个头啊,……。”“廖瘸子?天底下的明眼人真是不少,难道那个小妇人也感觉出了什么,还是受了廖瘸子的吩咐。嘿嘿,直接结交了二阿哥肇岚,半个月从黑狼大帐赶回擎天城,凤如山夫妇有如此段,所谋定然不小,希望是友非敌吧。他今天找我,能有什么事呢?”赵卫方由妇人伺候着穿好衣服,站在窗前望着两岸渐渐热闹起来的河堤,眼神里多少带出点迷惘。他喜欢快刀,当然,是刀把子握在自己里的,快刀。赵卫方并不能完全掌握凤如山在沁科草原的行踪,不过,凤如山讲述自己在沁科草原的经历,对他也没有特别的提防,只要留心,结合其他的消息,不难推断出凤如山离开黑狼大帐的大概时间,而十几天行程六万多里,赵卫方无法想像,凤如山是怎么办到的。关键是,凤如山如此风风火火的的赶回来,却只准备在擎天城停几天,总要有个原因吧,莫不成就是为了回忆一下怀沁河的旖旎风流?要知道,草原上的交通,比大周帝国差了不是一点半点,各部族间很少有固定的鹏雁路线。本来,赵卫方对凤如山的沁科草原之行,并不特别重视,但是,肇岚,有可能是下一任的黑狼大汗,凤如山能直接和肇岚搭上线,立刻把自己的角色从一个小龙套变成了主要配角,可惜,对凤如山,赵卫方没有合适的控制段,那么,对他留在吴越国的瓶瓶罐罐,就要好好的梳理一下了。否则的话,他哪里有心情来和一个老鸨子磨菇,他府里天生内媚的侍妾也有两个,除了没有了新鲜感,比易妈妈后天学来的半吊子内媚功夫,一点也不差。他并不喜欢黄花闺女,专爱和年艳妇厮混,这个易妈妈还是满有味道的,正是赵卫方喜欢的类型,昨晚折腾了他一晚上,以至于连句说闲话的时间都没有了。廖瘸子,他正安排郑志祥慢慢拉过来,赵卫方当然是听说过的,听到苏萤和廖瘸子有牵涉,他稍微松了口气。“呵呵,我刚刚醒来,迷糊的很,让那两个小丫头来伺候老爷吃早饭吧。”“那个凤老爷还是个要紧人物?几句闲话,安乐公也要特意的叮嘱不许外传?嘿嘿,堂堂的郑城主,反倒成了无关紧要的小角色,贵人的事,搞不明白。不过,苏萤要真是搭上了姓凤的,流月楼的大老板,恐怕又要换一换了吧。”易妈妈心一寒,娇笑着小声说道。她只是个还不错的老鸨子,心不大,只想平平安安的做好自己的生意,为以后的生活多攒几个星币,等年老色衰,找个老实人安安生生的过下半辈子,不敢,嘴杂。她一点也不想卷入到这种层次的漩涡里面去。“嗯,你是个聪明人,好好做,过几年想吃口正经饭,也很简单的。”“闪雷鞭!难道是风雷岛上有了什么现,嗯,大有可能!小慕容对雷属性的玩意,还是有两把刷子。让他们留心一下,郑志祥在风雷岛上,应该还有一点基础吧。”看见老鸨子把床上的一把小皮鞭收了起来,赵卫方脑袋灵光一闪。凤如山下的几个小人物接管风雷岛不过五年,自然无法完全消除郑家在岛上的影响,赵卫方想知道风雷岛上生了什么,很简单,关键是,他要不要去做。赵卫方并不认为凤如山会和这个老鸨子有什么交道,但是,万事还是小心一点,当然,过犹不及,除了点醒这个妇人几句,他也不会再有什么别的动作。毕竟,他和凤如山,相处的,不错,今夜之后,他们也算半个四大铁之一了。当然,易妈妈怎么理解好好做以及能做成什么样子,就看她自己的天分和造化了,赵卫方不过是随便落一招闲棋,成,固然很好,不成,也无所谓。流月楼在怀沁河,规模并不算大,但却做的都是高端生意,赵卫方以前也曾经来过几次,他很清楚,易妈妈一定知道自己的身份。“小云,伺候老爷洗脸!”见赵卫方没有沿着好好做的题目谈下去,易妈妈放心的长舒了一口气。……“……,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了。凤爵爷,慕容师叔,托两位的福,郑城主平日也多有照拂,风雷岛一切还算顺利。”乌彬对自己这几年的成绩,还是有点小骄傲的。风雷岛东面二百里的流风岛,规模比风雷岛大得多,其上有鹏雁搭乘,乌彬和齐伯雄接到南小竹的传话,连夜赶了回来,第二天午到达擎天城,连口水也没顾得上喝,立刻马不停蹄的赶到了春雨小筑。“不错。乌老大,齐哥,我和师叔不在,你们两个辛苦了,这次我们也不能停太久,还要继续辛苦你们,……。”乌彬行事,没有什么惊艳之处,不过,风雷岛上的一切按部就班的展,岛上人口略有增长,渐有繁盛之象,凤如山还是很满意,本来嘛,风雷岛就是意外之财,能给乌彬他们一块安身之所就行,他也没有更多别的想法。

滁州专治癫痫病好的医院
拉萨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
无锡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

上一页:但为颜倾

下一页:腹黑王爷玲珑妃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