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法律

猎人的子弹(电影文学剧本)

2019年09月14日 栏目:法律

故事梗概:王老斜是一位地地道道的猎人,本来应该过着自给自足的安逸生活。但是,战争却无情地破坏了他的生活。他有儿子、媳妇和可爱的小孙子。儿
故事梗概:
王老斜是一位地地道道的猎人,本来应该过着自给自足的安逸生活。但是,战争却无情地破坏了他的生活。他有儿子、媳妇和可爱的小孙子。儿子当兵之后,杳无音讯。他决定搬到山上一间本来只作为平时打猎时休息用的茅屋去,因为和媳妇住在一起很不方便。时令正是寒冬,他看到小孙子身上的棉衣破旧,决定打一只狐狸,给孙子做一件皮袄。
可是,当他兴冲冲拿着拾掇好的狐狸皮回家时,日本兵血洗了他们的村子。他的媳妇、孙子都 裸地惨死在院子里。
血海深仇带给他的不仅仅是巨大的悲痛和无比的愤怒,更有复仇的决心。
于是,他一个人,一支双管猎枪,与那些惨无人道的日本士兵展开了残酷的殊死对决……

人物(以主次排序):
王老斜——五十多岁,留着络腮胡子。左眼有些斜视,那是少年学打枪时,由于枪的后坐力不慎误伤左眼而留下的残疾。他忠厚老实而又刚直不阿,早年丧妻,战争之前一直与儿子和媳妇一块生活。
日军小队长——三十多岁,留小胡子。狡诈多疑,凶残成性。
狗儿——王老斜之孙,十一岁,天真可爱。
狗儿娘——王老斜儿媳,三十多岁,善良淳朴。
其他——日本士兵若干

正文

1.高山森林 外 日
绵延不绝的山麓像一个个隆起的坟包,沟谷交错,显示着大山的胸怀。
苍茫无际的原始森林,在茫茫白雪之中显得神秘而诡异。
一个白色的世界。

2.山村 外 日
一条宽阔的峡谷旁,紧靠着大山坐落着一个小山村。看上去十分简陋的民舍依地势而建,高低不平,错落无序。茅草屋顶的烟囱,飘荡着缕缕青烟,让人在这个寒冷的冬天里也能感觉到一丝温暖和安逸。
皑皑白雪仿佛给这个村庄以及峡谷、山峦盖上了一层厚厚的棉被,使眼前的一切都融为一体。天地一色。
静谧,大山中特有的静谧。
偶尔传来一两声犬吠,却也并不能打破这安详的意境。

.王老斜家 外 日
几间低矮的茅屋,周围是更加低矮的石头院墙。院子里的积雪在阳光下泛着冷冷的白光,从堂屋门口到简易的门楼扫出了一条不宽的路,路的土黄与雪的洁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堂屋的两扇已经发黑的木门打开,王老斜走了出来。他穿着一件破旧的羊皮袄,系着一条黑色的宽布腰带,腰带上别着一个尺把长的烟袋锅;戴着狗皮帽子,脚上穿着厚厚的毡靴。他右手抱着铺盖卷,左手拎着双筒猎枪,一副不苟言笑的模样。
狗儿(在屋内喊):爷爷!
他走到当院时,狗儿追了出来。他的儿媳妇大一步小一步地追着狗儿。
她们娘俩都穿着半旧的棉衣棉裤,狗儿娘罩着一块头巾,狗儿光着头。
狗儿抱住王老斜的胳膊,抬头看着他爷爷的脸,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就让人怜惜。
王老斜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悲哀,他缓缓转过身子,目光正好与狗儿娘的目光对在一起。
狗儿娘的眼睛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哀愁,她抿了抿嘴唇,似乎想说什么,却终于没有开口。
王老斜收回目光,俯身在狗儿的脑门上亲了一口。
王老斜:好孙子,跟娘回屋去。外头冷。
说完,他直起身,迈步往前走。狗儿却死死抱着他的胳膊,他只好停住。
狗儿娘脸上露出一丝看似很为难的笑容。
狗儿娘:爹,就别走了。
王老斜(轻轻叹了口气):我在家里,你们娘俩不方便。再说,住到山上,打猎还近便。
狗儿娘:你走了,家里就剩俺们娘俩……
王老斜(沉默片刻):都怪俺没拉扯上好儿子,这小子,说走就走……不过,你也别怪他。他去打鬼子,也是好事……
狗儿娘不说话了,她低下头,眼睛里闪动着茫然的神情。
狗儿看了看娘,又把头转向爷爷的脸。
狗儿:爷爷,我不让你走。
王老斜蹲下,把铺盖放在地上,将狗儿揽入怀里。
王老斜:爷爷不走,爷爷是去给狗儿打兔子。你不是吃兔子肉吗?对了,狗儿身上的棉衣不暖和了,爷爷昨天看见一只狐狸,等爷爷把它逮住,给你做件小皮袄。
说着,王老斜站起身,牵着狗儿的手来到狗儿娘的面前。
狗儿娘攥住狗儿的手,木然地看着王老斜。
王老斜极力回避着狗儿娘的目光,他摸了摸狗儿的头,转身离开。
狗儿看了看娘,娘把他搂得更紧了。
王老斜抓起地上的铺盖卷,头也不回地出了门楼。
狗儿娘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儿子,轻轻擦了擦眼角。

4.丛林间 外 日
王老斜背着铺盖卷,提着猎枪,在茂密的丛林中不紧不慢地走着。
没过脚面的积雪使他行走起来多少有些吃力。
他的身后留下一串长长的脚印。

5.森林全景 外 日
(俯视)莽莽森林,随着起伏的山峦忽上忽下。在无边的白雪掩映下,好像一条条舞动的巨龙。阳光的阴影处,沟壑纵横,怪石嶙峋,冰川倒挂,一派神奇而壮丽的北国风光。

6.林中小屋 外 日
丛林掩映之中,一座石头墙的茅屋赫然出现。它孤零零地立在一块不大的空场上,门窗紧闭。空场前是一道斜坡,王老斜的戴着狗皮帽子的脑袋渐渐露了出来。他微微喘着,嘴边的胡子上已经挂上了一层薄薄的冰霜。

7.(同上)
王老斜的背影看上去浑厚而健壮,他肩头上的铺盖卷随着他的移动不停地晃荡。他时不时朝着小屋看一眼,不一刻,便来到小屋门口。
王老斜停住脚步,四下张望了一番。
白茫茫一片。深不可测的森林里透出一股不得而知的神秘的气息。
他抬起腿,将没有上锁的屋门轻轻推开。

8.一条浅沟处 外 日(以下同)
沟很窄,一侧是巨大的山峦,另一侧则是较缓斜坡。坡上长满了各种树木和荆棘丛,坡顶便是密密丛丛的原始森林。沟口处更窄,而且从那个不太高的石台挂着的冰瀑看,很明显沟里有一条小溪。它紧贴着旁边巨大的山峦,一直流向远方。不过,小溪已经结了冰,被积雪完全覆盖。
这里的森林连成一片,只有那条冰冻的小溪上面没有生长任何植物,算是开阔地。就在这条小溪的岸上,离沟口不远有一块很大的石头,石头上的雪显然被人清扫过。从正面看,可以看见两个并排的黑洞洞的枪口和一顶狗皮帽子还有帽子下的半张脸,这半张脸的主人正是王老斜。

9.
阳光透过光秃秃的树枝,斑斑驳驳地洒在王老斜的背上。
王老斜半跪在那块石头后面,眼睛始终盯着沟口处。他的胡子和眉毛上都沾着一层冰霜,看上去跟圣诞老人似的。这也说明他已经在这里等了很长时间了。

10.
一只兔子从沟里跳出来,当跳到王老斜正对面的时候,它突然停住了,直立起身子,耳朵警觉地转动了几下。

11.
兔子踩在雪地上发出的声响让王老斜顿时兴奋,他快速地举枪,顺着声音瞄了过去。

12.
王老斜的动作似乎惊动了那只兔子,它一跃而起,迅速地顺着河道逃远了。

1 .
王老斜款款地放下猎枪,兀自笑了一下。
他朝着沟口的方向望了一眼,似乎有些失望。接着便将身子一转,靠着石头坐在了地上。他摘下别在黑布腰带上的烟锅和荷包,慢悠悠地装着烟,一边抬头看着头顶上的太阳。

14.
太阳似乎就悬在山顶上,悠然地,不慌不忙地移动着。

15.
王老斜嘴里含着烟锅嘴,表情凝固,似乎若有所思。
突然,他的眼睛放光,以他猎人的敏感,他听到了盼望已久的动静。
他急忙放下烟锅,翻身抓起猎枪,顺着声音快速搜寻。
然后,他扣动了扳机。“砰”的一声,枪口处火焰和硝烟一起喷射出来。

16.
一只奄奄一息的狐狸躺在雪地上,从它前胸的伤口流出的血液渗入雪中,形成了一条细细的沟壕。
随着“咯吱咯吱”的脚步声,王老斜的毡靴出现在狐狸身边。狐狸的眼睛里流露出可怜的悲哀的神情。
王老斜低头看着狐狸,表情木讷。

17.山中森林 外 夜
夜色将整个大山吞噬了,月牙儿独自在凄冷的天空游荡,像一个无助的幽灵。
漆黑的森林里不时传来某种动物的哀鸣,给这个世界蒙上了一层恐怖的面纱。

18.林中小屋 外 夜
夜色中的森林就像魔鬼的身影,远远望去,那两点橘红色的光就好像魔鬼的眼睛。
林中小屋里亮着灯,外面的空场上燃着一堆篝火。王老斜坐在篝火前,他黑乎乎的背影仿佛一截被烧焦的木桩。
他在专心致志地剥那只狐狸。他的手上沾满了狐狸的血,那把锋利的小刀在狐狸的皮囊与鲜血淋淋的 的肉身间熟练地游走。火星在周围飞舞,好像在给王老斜助兴似的。
火光映红了王老斜的脸,他的面部表情随着手上的力道而变化。从他的眼睛里可以看出,他对今天的收获是非常满意的。

19.林中小屋 外 日
一种早起的鸟鸣声唤醒了大山和森林。昨天夜里的篝火已经变成了一堆黑乎乎的灰烬。小屋的玻璃窗上沾着一层厚厚的冰花,使人看上去就觉得浑身发冷。
屋顶的烟囱冒着缕缕青烟,给这个死寂的森林注入了一丝活的生气。

20.林中小屋 内 日
王老斜已经起床了,他正坐在土灶前喝酒。锅里冒着热气,篦子上放着一个大碗,里面是他猎取的食物。灶台上放着一个小碗——那是他的酒杯——和一个黑色的酒坛子,他坐的位置正好在酒碗和酒坛子中间。他的嘴不停地蠕动,一面的腮帮子鼓起了一个圆圆的疙瘩。
屋里的陈设十分简单:一张自制的木板床,一张简易的木桌。墙上挂着几张兽皮和几只剥好的兔子,以及做套子用的铁丝,两个猎用的铁夹子。靠墙立着一把斧子,一把锯子还有他的猎枪。
王老斜呷了一口酒,回过头往床上看了看。床上有一个褡裢,那张拾掇好的狐狸皮就摊在褡裢上。
他看着那张狐狸皮,情不自禁地笑了一下。

21.林间小路 外 日
说是林间小路,其实只有王老斜几天前上山时留下的一行脚印。因为是下坡,走在积雪上难免会打滑。王老斜从远处走来,他的脚步是兴奋的。
渐渐走到近前,可以看清,那几只剥好的野兔在他的背上晃来晃去;那张狐狸皮装在褡裢里,有一半露在外面。为了防止摔倒,他手里的猎枪便成了他的拄仗。
他稍微休息了一下,顺便往两边的树林里看了看。那些早起觅食的鸟儿在枝头飞来飞去,各种好听的叫声此起彼伏。
王老斜脸上的表情是幸福的,但他无心留恋这美丽的晨景,他要尽早把身上的东西送到村子里儿媳和孙子的手中。他已经十分想念他的孙子了。

22.山坡上 外 日
山坡被积雪包裹得严严实实,像一个雪白的大馒头。
山坡的背后就是那片一望无际的森林,站在这里,可以模糊地看见村子的轮廓。
王老斜从远处走来,经过了一个低洼处,到了这里时,他抬头向村子的方向望去。

2 .村庄远景 外 日
远远望去,村子的上空黑烟弥漫。

24.(同22)
王老斜皱起了眉头,他似乎在想什么。但顷刻间他就觉得不对劲,并且这种感觉让他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他撒开腿朝村子跑去,也顾不得路滑了。激起的雪沫子像影子一样紧紧跟在他的身后。

25.村外 外 日
这里地势较平,王老斜的速度也明显加快了。

26.村边 外 日
烟雾已经弥漫过来,王老斜跑着跑着突然站定,他惊愕地瞪大了眼睛。

27.村庄 外 日
整个村子掩埋在滚滚黑烟之中,女人凄惨的哭喊声从浓烟里飘出来,就像是从地狱里发出的鬼叫。

28.王老斜家 外 日(以下同)
王老斜破院门而入。眼前的一切立刻让他惊呆了。
他手里的猎枪“当啷”一声掉在地上。

29.
房子已经摇摇欲坠,滚滚的黑烟中不时有暗红色的火舌穿出。草木燃烧发出“哔哔啵啵”的响声。
他的儿媳妇赤身裸体地趴在院子当中,她遍体鳞伤,肌肤已经变成了死人的灰色。
屋檐下,他的小孙子狗儿光着身子蜷缩着倒在窗台下,他的腹部整个被鲜血染红了。

0.
院子中央,王老斜正发疯似的用镐头刨着地上的冻土。他脸上的表情像冰冷的生铁一样,眼睛里因悲痛与愤怒而充满血丝。
他的脚下放着一把铁锹。镐头击打着硬邦邦的地面,发出铿锵的声响,土块飞溅。

共 14820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王老斜是一位地地道道的猎人,本来应该过着自给自足的安逸生活。但是,战争却无情地破坏了他的生活。他有儿子、媳妇和可爱的小孙子。儿子当兵之后,杳无音讯。他决定搬到山上一间本来只作为平时打猎时休息用的茅屋去,因为和媳妇住在一起很不方便。时令正是寒冬,他看到小孙子身上的棉衣破旧,决定打一只狐狸,给孙子做一件皮袄。可是,当他兴冲冲拿着拾掇好的狐狸皮回家时,日本兵血洗了他们的村子。他的媳妇、孙子都 裸地惨死在院子里。血海深仇带给他的不仅仅是巨大的悲痛和无比的愤怒,更有复仇的决心。于是,他一个人,一支双管猎枪,与那些惨无人道的日本士兵展开了残酷的殊死对决。当只剩一颗子弹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留给了多处负伤的自己。剧情简单明快,情感真挚泼辣,刻画描写细致入微,对一位老猎人打击日寇为媳妇孙子报仇至死不渝的决心给予了充分地赞扬和肯定。欣赏佳作,推荐共赏。【编辑 云台文经】
1 楼 文友: 2016-01-04 17:09:18 欣赏,问好。另外, 鬼子们 不要说成是 人们 吧?我给改了。 愿作云中台上客一画文章经纬分
回复1 楼 文友: 2016-01-04 18:00:11 多谢云台老师编辑点评,也多谢云台老师辛苦更正!新年刚过,就送上迟到的祝福吧!
2 楼 文友: 2016-01-09 18:57:50 剧本写完了,恭喜大作。写的很精彩!细节细腻,镜头逼真,人物刻画的也很鲜明。赞一个!
回复2 楼 文友: 2016-01-10 08:04:59 谢谢雅润夸奖!其实我也觉得写得挺好,呵呵,可惜就是没人给拍。
 楼 文友: 2016-01-10 18: 6:11 上镜难!货放三年自省,耐心等待1 个性签名: 不夸己能,不言人恶。诚信交友,勤奋写作。
回复  楼 文友: 2016-01-11 06: :01 谢谢朋友鼓励!不然有能怎么着?呵呵小孩口舌生疮
小孩老流鼻血怎么回事
小孩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宝宝吃什么降火快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