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沙文主义主义

2018-12-03 15:31:35

沙文主义-主义- ——

大汉族主义(又称汉本位),其出处目前尚无法考证,比较早的时间为1953年3月16日毛泽东作的《批判大汉族主义》。早期中共中央关于大汉族主义有明确定义。

历史与称谓:大汉族主义在用现代定义之前的称呼,可以追溯到中国中心主义的“天朝”的称谓以及春秋大义中作为身份认同依据的“华夷之辩” 目前,“汉本位者”是大汉族主义者有时会运用的对自己的称谓,有时他们会相对自豪地使用大汉族主义者的称谓,但更多会认为大汉族主义者带有种族主义者的贬义,转而使用“汉本位者”作为自称。

历史上大多数时期,中国北方的少数民族和汉人,彼此各有各的风俗习惯,但又多有往来,汉族多以农耕为主,北方少数民族以游牧为主,但由于气候等自然原因引起的生存所需物资发生短缺,北方少数民族在历史上曾多次南下,与农耕的汉民族发生冲突,北方牧猎为主的少数民族的南下在造成单纯的破坏时,客观上也促进了中国境内的民族融合。而同时,汉人由于躲避战乱等也常常南下,并与中国南方的少数民族发生联系,由此南北民族风俗习惯等多有交融。总体来说,这样的交融多数是汉人的风俗更多地改变了少数民族,甚至将一些民族完全汉化。这种“汉化融合”使汉人普遍持有一种观点:即汉族文化更先进,国家的文化应该由汉族文化来主导。

主要观点和成因:现阶段的中国,中国共产党作出官方定义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全国各族人民共同缔造的统一的多民族国家,中华民族共有56个民族,包括汉族和55个少数民族,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民族国家在政治学上的常见做法——将民族的定义放在一个较广的范围上,用来阻止内部的分离主义运动对其民族国家属性的质疑。一般情况下这样的定义并不影响一个国家民族国家的特征。

由于施政时宣传过分强调国家是一个了56个民族的总体,而忽略了人数的不同和“正统”思想,造成了许多掌权人士理解为当民族文化、利益冲突时,汉族作为平等地位的多数派民族要依照中国式的礼貌做出让步。政府宣布了民族平等的政策,大体上是基于维护少数民族的利益的考虑,例如,因为少数族裔的母语多不是汉语,而升学考试往往是用汉语进行的,在很多地方少数民族在此方面受到照顾。

虽然这在很多发达国家地区也很常见。但是,在中国这则显得更表面化和僵硬:由于某些民族的汉化程度较高,他们看来与汉人没有任何区别,特别是居住在城市中的居民更是如此,国家仍然规定这些少数民族可以享受高于汉族的优惠,这种僵硬的民族政策变成了一个类似制造特权阶级的做法,造成了部分汉族人的不满。同时,因为实际操作中,少数民族文化保护要求汉文化在一些以占领的领域自动让位,这使一些汉族民众觉得无法忍受。

再者,文化大革命后,曾经在全国占压倒地位的汉族传统价值观(儒家和道家的价值观)破坏严重,中国试图建立一个将共产主义作为理想的价值观体系也难以实现,新的价值观也屡遭压制,导致了国人追求的丧失。汉族为中心的文化体系也受到其他民族文化的冲击。

目前的情况是,大汉族主义者一般认为:即使在政治学中大多数现存的国家被看作是“民族国家”,新生代的汉族人也已经基本上认为自己的国家是剥离民族观念的公民国家而非民族国家,由于互相的不认同,地域取代了民族的观念,汉族身份对于他们来说已无任何意义,相反为了获得更多的利益,越来越多的汉人将自己的民族更改为少数民族。

大汉族主义者通常会为某些为当代服务的历史观感到担心,认为过分强调民族融合论会消磨国人的道德,使国人缺乏族群认同,进而使国家缺乏向心力。他们认为国家政权必须为汉族所掌握才能成为中国,他们害怕当国家的居民中大部分否认其民族认同,那国家的合理性就成了问题。一个例子是:在大汉族主义者看来,向元或清的征服者投降并提供帮助和向日本的征服者投降没有任何区别,因为侵略者都来自异族文化并且对汉族人进行屠杀,同时实行一定程度上的奴化政策。因此,他们将满州国的建立视为缺乏民族身份认同的结果。

对于分离主义,大汉族主义者一般不主张在文化上将民族的外沿扩大,他们认为应该通过对其他族群的尽快汉化解决这一问题。

自卸半挂车的价格
双开门冷藏柜
灯杆屏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