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美食

道友记 第四十八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2019年09月26日 栏目:美食

道友记 第四十八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盘西林好似在迷雾中寻找到了方向,人生获得新的意义,开始在东城开发的道路上狂奔而去。说干就干,直接

道友记 第四十八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盘西林好似在迷雾中寻找到了方向,人生获得新的意义,开始在东城开发的道路上狂奔而去

道友记  第四十八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说干就干,直接在东城边上买下一大片空地,起了一座宅院,领着一大帮门客入住其中,当做工程建设的总指挥部。

仙台城大大小小的富商都过来看热闹,迎来送往的脸上都带着讳莫如深的笑意,等着看仙台第一纨绔在穷的掉渣的贫户区如何赚到银子,或者如何赔的裤衩都不剩。

有贸易的地方就有商人,有商人的地方就讲排场,有多少繁华盛景中的纸醉金迷,有多少雕梁画栋间的纵酒高歌,就有多少贫贱困苦的下层民户在阴暗的角落里含辛茹苦。

仙台是整个大陆赫赫有名的贸易之城,地域纵横有近千里,仅东城区就足有近百里长宽,常住近两百万人口,这绝对是一项改天换地的大工程。

做事就得花银子。在花银子上盘西林从来没有手软过,遍布大夏王朝各地的盘家生意,大批大批的银子开始往仙台调拨。世子命人砸开晋国公府地下的银窖,十几名身强力壮的雇工用箩筐挑大粪一样,挑走一筐筐白花花的银子。

晋王盘庚的会客厅,气氛凝重而紧张。争吵已经进行了一个上午,为首的一名盘家老臣,须发花白,一脸激愤的跪在地上。

“王爷啊,如果任由世子胡闹下去,盘家就败了,老臣今日就一头撞死在这厅堂之上。”

晋王端坐堂前一言不发,冷静的看着堂下老臣哭哭啼啼。几个生意上和朝中与晋王一系的重要人物心神不安的坐在两边,等着晋王作出决断。

平日风流玩笑的盘西林一脸铁青,冷冷的站在庭前,任由以叔辈相称的老人在地上哭闹。

“够了!”晋王盘庚一声暴喝,声震屋宇,在座众人只感觉耳朵嗡嗡作响,跪在地上的老者立刻止住哭声。

“撞死就撞死吧,嘤嘤啼啼成何体统!盘家的人就是在战场上死绝了,也没见一个哭的!”

晋王盘庚着些日子心里本来就窝着火。盘家是靠跟着大夏王朝的历代先王杀伐四方,战功累积才有的今天。几百年来,护国大将军都出了好几个,为大夏王朝而战死沙场的盘家儿郎有数千人之众。然而近千以降,王朝国运昌盛,天下太平,再没有什么战事,盘家的武将也渐渐失去了用武之地,以战功和鲜血浇筑的盘家基业,渐渐快要变成一个异姓王族统治的商业帝国。

不过今年,王朝西陲展开了与罗刹国的战事,盘庚几次上书请求领兵出战,朝廷均以各种理由挡回。虽然是多年未出的世袭晋王,也是门生故吏遍布郢都,特别是在军方年轻势力当中盘家人望很高,并没有完全脱离大夏王朝的权力圈子。晋王渐渐感到朝廷时局暗流涌动,公主势力和宰相势力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一心忠于王朝的盘庚,心里怨恨朝政失明,却也无处发泄。只有小心的夹在两股强大的势力中间,不敢在朝政上过多声张。因为这个时候,在朝政上的任何举动,都会被人为的划入某一派别,晋王效忠的是大夏王朝,不是公主,更不是宰相。于是在一众家臣和谋士的帮助下闷头做生意,生意越做越大,离沙场报国的愿望却越来越远,晋王心里越来越憋屈。也就任由儿子挥霍赚来的银子。

不料这次儿子要玩个大的,并且一改顺从的性子,执拗的要把东城改造进行到底。对于儿子终于显现的执拗的性格,晋王心底是高兴的,这才像自己,像盘家的子孙。可是银子终究花的太多,大多数家臣站出来反对世子。

晋王看了一眼坐在末位的两名彪形大汉,这两个人是盘家外枝的武人,倒是对盘西林的举动没有什么意见,不论世子做什么,跟着干就是了,属于一条道走到黑的直肠子。二人瞪着铜铃一样的大眼,满脸不在乎,看着庭中的哭啼的老者悻悻的挪回座位,脸上甚至露出嘲讽的微笑。

见晋王看过众人,一名谋士站起了说道:“如今天下有大乱的迹象,正是保存实力,图谋发展的关键时刻,银子实在不该扔在无干的事情上啊。还请晋王三思。”

“谁说是无干之事!”徐风大步从外面直入厅中。

盘家核心人物的私会,突然有人进来,众人以疑惑的目光看向来人。

坐在最末位的大汉猛然起身,照徐风心口就是一拳:嘴里喝道:“何人擅闯,吃某一拳!”

巨大的铁拳奇快无比的袭来,带动刚劲的拳风,让徐风头发都在拳风中飞扬。

徐风面带笑容,暗题一口真气,闪电般出手挡在胸前。

拳掌相击,发出啪的一声脆响,那雄壮的汉子噔,噔,噔连退三步才卸下徐风掌声上的力道。

面红耳赤的大喝一声:“小子,好掌法!”

徐风微微一笑,抱拳道:“在下徐风,见过晋王。”

那汉子其实也是试探,只是方式比较直接。却没想到外表温文尔雅的徐风内劲如此雄浑,再不敢小觑。

晋王没有看徐风,向盘西林问道:“这位就是你时常提及的徐风。”

“正是。也是我让他来的。”

武的不行,就来文的,那位谋士随便一拱手道:“敢问徐先生,东城有何优势,值得投下这么多银子,又有多少赚头,能支持工程进行到底?”

徐风洒然一笑:“好,在下就与诸位说说,这生意到底怎么做。”

东城有户五十六万二千,丁口二百二十四万八千,其中有生计的青壮劳力四十八万,以当下劳力计算,一年的常规收入少说也得一千万两,除去吃喝养家,还可以拿出大概一百五十万两。

一百五十万两足以支付五千万两银子的利息,我埠丰钱庄愿意承贷其中一半,也就是二千五百万两,剩余的一半由晋王府拿出,工程不但不会赔,而且还有大大的节余。

众人想不到徐风功夫做的这么细,默然在心里计算一番,果然如此。场间安静片刻时间,那位谋士好像想到了什么,突然再次发问:“我且问你,如何让东区贫户拿出着一百五十万两银子!”

众人一想,是啊,账算得是不错,可是如何执行,如何让贫户拿出一年养家后的节余。

“是啊,是啊”

“你倒是说说,如何拿出!”

徐风轻轻摇头,心里暗道一声,时代的愚昧啊。然后对着那位谋士道:“问得好!是拿不出一年的节余,那么我让他们一个月一个月的拿出来,总行了吧。”

“啊!”

众人一阵惊呆,想不到这个难题这么简单就解决了。徐风从容再道:“新房可以先住着,银子可以加上利息一点一点还,这叫按揭,还的银子就叫月供。”

经过很长时间,场间的众人才消化完徐风从后世带来的理论。思来想去,却也没有不妥。

晋王哈哈大笑:“世子府里养了一堆虫,今天终于遇到一条龙。”

盘西林笑着对徐风拱了拱手,表示感谢。

……

这几日,徐风手里一直把玩着一颗银豆。阿采好奇的问这是做什么用的,徐风说是救命用的。却不知既可以救命,又可以杀人。想到那对师兄妹莫名的死在东郊的荒野,徐风就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月下窄巷的战斗让徐风对修行者的元气有了更深的了解,黑剑用起来也更加顺手,已经完全不是左支右绌的抵挡,甚至开始利用黑剑对天地元气的天然抵抗,有计划的进行反击。

徐风发现自己修行越是提升,黑剑用起来就越是顺手,好像有一根无形的线将自己与黑剑联系起来。徐风也曾尝试用神念穿透黑剑,但一直没有成功。

不像穿透一堵墙,甚至一片地,神念只要触到黑剑就好像掉进一个没有底的黑泥潭,毫无声息的消失掉。

白城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白城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白城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白城治疗宫颈炎方法
白城治疗宫颈炎费用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