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游戏

北仪记 第7章 天罡气心诀

2019年09月24日 栏目:游戏

北仪记 第7章 天罡气心诀他开始不觉有些担心起来,心里也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样,各种情绪交织。已近傍晚,北辰风已经坐在地上两个时辰了

北仪记 第7章 天罡气心诀

他开始不觉有些担心起来

北仪记  第7章 天罡气心诀

,心里也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样,各种情绪交织。已近傍晚,北辰风已经坐在地上两个时辰了,一旁的艾祺只是默默地坐着,静静地为北辰风护法。

“如果用天罡气心诀强行突破的话,后果更是不堪设想,那到底该怎么办呢?”北辰风内心自然也是焦虑的,如果不能把握住突破的时机,那么不知道又要到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寻求突破,所以这次一定要突破成功!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天罡气心诀运行到第二阶,北辰风只感觉比平时运行的更为艰难,经脉之中仿佛冻住了一样,灵力的实体灵气在十三大经脉中停滞不前。

“奇怪,一般人的血脉里哪怕是没有灵气,也会流动,怎么现在我的各大经脉里,连灵气都运行不了了?难道是内力阻碍了运行吗?”北辰风百思不得其解,无奈,只得硬着头皮继续下去。因为不继续肯定不行,继续的话説不准就成功了。只能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了,北辰风深呼一口气,又吐纳了一番,继续运气。

“辰风,怎么了?是运气受阻吗?”一旁的艾祺好像看出了什么,站起身,走进北辰风,有蹲下,盘起腿,坐在北辰风的身旁。

“艾祺,你説的没错,的确是运气受阻,现在不仅转换没用,连运气都受阻碍了。”北辰风有深吸一口气,以此来排遣内心的焦急。

“后期突破事实上,是有一定可能发生这种情况的,辰风,你先镇定一下,在慢慢调节内力与灵力,试试看能不能用经脉的阻碍效果,去使内力与灵力之间转换放慢。”

“哎!艾祺,你説的有道理!我这就试试!”话毕,北辰风又闭上两只眼睛,双手放在胸前,推动十三处经脉的灵力汇聚成为了灵气。慢慢以经脉的收缩为动力,缓缓将身体三大支柱的内力与灵力混合。这次説来也怪,内力与灵力竟然和谐的混合了,没有发生巨变。

“艾祺,内力与灵力现在已经能够平稳的混合了。”北辰风有diǎn激动的説。

“别急,内力与灵力的混合只是第一步,xiǎo心,不要分神,现在一刻都不能懈怠!”艾祺很认真的説道。“如果你现在运气不慎,説不准就会导致经脉中的灵气涣散掉,到那时,再想要去凝聚灵气,就不容易了。这样还有可能引起你的经脉的损坏,很难修复,很影响以后的修炼的!”

“恩!知道了,那我就开始推动灵气了。”北辰风慢慢将全身心投入到运气之中,渐渐额头也已冒出了汗珠。

天空昏黄一片,河边此时却清凉有风儿吹拂着,十分惬意,但现在北辰风的内心还是忧虑的。虽然説艾祺指明了方法,但是自己从未尝试过,还不知道效果如何,内心还是放心不下。而且本来混合内力与灵力就并非是件简单容易的事,首先,内力与灵力本来就抗拒彼此,要想融合他们,对于还在一阶的北辰风来説,难度不知道有多大!其次,一阶中期,所有的经脉还只是最初的雏形,并没有强烈的动力去推动灵气。所以来説,后期突破对于北辰风这种先天条件不足,没有血色之法,没有其他辅助的情况下,难度的确是非同寻常的。

天慢慢黑将下来,像是拉起了巨大的帘幕一样,遮蔽了太阳。清河的夜,到处散发着阴森的感觉,让人不寒而栗。河边不远处的高大树木在黑暗的掩映下,像是从地狱深处潜行而上的厉鬼阎罗,伫立在河边,保卫着清澈的河流。月光之下,黑黝黝的土壤散发着奇怪的气息,那种味道只存在于黑暗之中,任何光明之地都未曾有过这么奇异的感觉。中天的明月,暗流的阴风,所有的一切都在无声的叙説着夜晚的恐怖。

而北辰风和艾祺仍然没走,也不知过去多久了,两人都不説话,像是无言。

天罡气心诀也不知道运转了多少个周天,北辰风只感觉到全身各处都像是坏死了一样,对身体的各个部位居然都没了知觉。他甩了甩头,一股冷风立刻从他脖子里灌入,他只得倒吸一口冷气。

“现在,灵气已经聚集在十三处经脉之中了,可是为什么,灵宫对这些灵气并没有吸收,在经脉处的灵气还是没有减少啊。”北辰风有diǎn摸不着头脑了,换做是其他人也一定会如此的。

“灵宫对灵气的感召,关键是靠心的领悟与召唤。只有你内心想要去吸收,并且怀着强烈的愿望,那么吸收灵气才有可能!”艾祺对北辰风説道。

“恩,那我试试。”

“别忘了,首先要将心静下来,这是第一步,所有的职业我想都是这样的。”

“好,先静心……”

夜色沉寂,皎洁无暇,但同时也暗淡的可怖。

黑夜之中的天空,像是一个巨大宽广的人脸,带着奇怪的面具,但仔细看看却又不像,反而像是一个圆盘,以星空为背景的旷大圆盘。众星拱月,所有星辰又仿佛都像是有规律的排列在圆盘之中。正西三颗,正东五颗,虽然不知道具体规律如何,但绝对可以肯定的是,其中必有甚么奥秘。

所有人都没有注意这些个场景,今夜星光璀璨,人们都以为是晴朗的象征。

“好了吗?”过了很久,艾祺看到北辰风好像已经到了尾声,便问道。

“果然,只要心静,真的可以!”北辰风十分激动地説。

“那好,你应该快要到瓶颈了,再继续下去,做最后的冲刺!”

“恩!”

北辰风全身所有的经脉顿时燥热起来,所有的角落都像是沸腾的热水,在咕咕冒着泡,剧烈的翻滚。北辰风只感觉全身难受,疼痛难耐,比刚才的内力与灵力的对抗那样激烈的变化都要疼上许多。

“辰风,坚持,这道瓶颈突破了的话,你就能晋升到后期,加油啊!”

艾祺的话语北辰风全都听在耳里,但是他此时已经无暇顾忌艾祺了,只能是咬牙坚持下去。而现在,身体的各个部分又像是突然平静了般,像是明镜一样。“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平稳了?”北辰风又心生疑虑道。

“别分神!xiǎo心经脉之中发生巨变,你要注意它随时都有可能变化的!”

“是到最后一步了吗?”北辰风不解道。

“应该是的,突破到后期应该是这样的,快,仔细注意经脉变化。”艾祺叮嘱道。

“恩。”

体内渐渐又开始躁动起来,所有的血液顷刻沸腾起来,北辰风心里清楚,这是最后一道坎了,坚持下去,就能突破成功!

一定要坚持,一定!北辰风内心的信念之火正在熊熊燃烧,似是要烧尽这一切,无所畏惧的转身回头,就是要站在dǐng端!

十三处经脉在来回的折腾之中,好像发生了奇异的变化。首先是那经脉的粗细,北辰风能明显感觉到,经脉比先前更加粗大,这样的好处是运气之时,会少却更多的阻碍,让灵气等畅通无阻。这个变化是后期突破都要经历的,不足为奇。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北辰风体内还发生了另一变化。

“辰风,现在感觉怎么样?”天色已经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周围也异常冷清,数不准有什么危险。

“十三处经脉是扩大了,但是······”北辰风睁开眼,看着艾祺吞吞吐吐道。

“但是什么?有不一样的地方吗?”艾祺也很着急道。

“没错,我感觉体内的灵宫好像发生了突变,天罡气心诀好像也发生了变化。我尝试用原来的方法运动灵气,发现灵气根本不会动了,天罡气心诀也是如此,但是我能明显感觉到我已经突破到后期了,这是怎么回事?”

艾祺低头思索了一番,隔了好久道:“一般説来,后期突破没有这些多余的变化与不同,而在你身上却发生了这些变化,而且还不是一种变化。灵宫突变,灵气受阻,功法还出现了这种问题,诸多变化与差别,我想不可能是那种可能性很xiǎo的突变了,首先那种情况本来概率就很低,并且现在你还有这么多的不同,説明整体突变的可能性就排除了。”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呢?“北辰风早已经陷入谜团之中,百思不得其解。

“只有一种可能性了。”

“是什么?”

艾祺并没有立刻説出来,因为他知道,这是北辰风的先天因素,其实不怪任何人,但是即使如此,北辰风也常常觉得很失落。“是血脉问题。”艾祺説毕,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人,他只觉得坐在自己身前的人,像是心头,体内,所有地方都注满了不幸,而他却还要故作坚强,去面对这个不幸的消息。

“是因为我是白色血脉吗?”北辰风知道为什么,可还是问出来了。

“是的,这是唯一的可能性。”

此时静的可怕,谁都没有再説话。夏夜不知为何,是那么的寒冷,冷却了他的,还有他的心。

桂林性病医院哪家好
内江好的癫痫病医院
盐城治疗白斑病费用
石家庄爱尔眼科医院要花多少钱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咨询电话是多少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