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

超人不用修练 26、最后一天

2020年02月15日 栏目:故事

超人不用修练 26、最后一天时间一晃到了明天,同时亦是外门大比的最后一天。高台之上,不少人留意到前几天一直坐在正中主席位上秦立夫今

超人不用修练 26、最后一天

时间一晃到了明天,同时亦是外门大比的最后一天。

高台之上,不少人留意到前几天一直坐在正中主席位上秦立夫今天没有坐着,而是站在最右边。

中间一字排开了九张座位,随着时间逐渐坐满了人,不知因为高台太高太远,还是因为雾气的原因,那九人的身影若隐若现,样貌亦看不太清。

但还是有些眼力好,见多识广的人大概猜到了座上的是什么人。

其中一个称得上见多识广的人,就是周渔。

周渔站在看台上,神色有点震惊地看着高台之上九个座着的身影,喃喃自语:“难道是八大峰主……?不太可能吧,这只是区区一个外门大比。”

“第九人又是谁,不会是宗主吧!?”周渔狠狠摇头,自己的这个猜测也太离普了。

其实周渔虽不中,亦不远矣。

高台之上的九人,除了八大峰主外,亦有身份比宗主只低一点点的执法堂堂主刑元秋。

内门八峰的峰主们,今天来的目的有一个,就是观察一下这一届外门最强的弟子。

若这些弟子表现惊艳,令峰主们动了爱才之心的话,这些峰主还会邀请这些弟子进内门时选择他们的一脉。

当然了,如果多过一个峰主同时看上了同一个弟子,就得看峰主的说服力了。

令东来的心态有点不同,说服了黄青之后他今天是不打算来的,准备继续留在神霄峰发呆,不过最后刑元秋跑到上神霄峰,将他硬拉了过来。

刑元秋发下了话,今天八峰峰主都得来,令东来想派神霄峰大长老王通代他来,都被刑元秋一口拒绝了。

当其馀的峰主见到令东来出现时,神色之中都有一丝异色,这位在神霄峰上宅了这些多年,仿佛被大家遗忘,想不到今天都来了。

至于刑天秋过来的原因,一来外门大比一事本就是宗主让他督导鱼龙峰来办的,二来就像他之前对秦立夫说的这般,他还是挺闲的。

由于已经去到了最后八强,场上再也没有分区,而是只有一个大模拟战台。

自从知道了青雀的对手是三大天骄之一,“血刀”胡兴后,欧阳菲虽然嘴上没有说什么,但眼神之中还是闪过一丝忧色。

青雀心态很好,反而对欧阳菲道:“都到了八强,遇到强劲对手自然十分正常,各凭平事就好。”

黄青站在二人身旁,闻见点了点头道:“没错,大比这种事,平常心就好。”

“嗯,青雀姐一定能赢的。”欧阳菲挥了挥拳头,帮青雀打气道。

……

首先轮到黄青上场,他的对手张能是一个外表看上去挺和气的青年,开始之前还礼貌地对黄青道:“还请黄师兄赐教。”

高台之上的令东来看到黄青上场,眼皮抬了一抬,然后看了一眼张能,又没精打采地垂下,这种程度的对手,没有悬念。

“开始。”裁判一声宣布。

张能的兵器是长枪,每刺出一枪,真元都会虚凝一条银龙,威力在练气期十层之中亦属于上乘。

黄青没有急住抢攻,张能对攻了几招,发现两者实力差距太大,他根本攻不破黄青的防御后,就主动认输。

“你应该还有馀力吧?”黄青好奇地问道,他还等着想见识一下张能的绝招。

“差太远了,也是赢不了。”张能笑了笑,坦然道:“反正三甲的奖励我也不用指望了,进不进前四都没有分别了

。”

黄青点了点头,这位仁兄倒是看得很开。

一场十分平和,可以说是没有硝烟的比斗就这样完结,无数期待黄青落败的人大失所望。

“他就这样进四强了?那也太简单了。”看台之中有不满的声音响起。

“那是因为他好运,遇不上三大天骄,不过他下一场是避不开了,一定不会进三甲。”另一人答道。

黄青下场之后,就紧接着轮到青雀与胡兴上场。

大家对这一场显然有极高的期待,情绪高涨。

一边是几十年来唯一一个练成了“血刀经”的外门弟子,大门大比进行到现在,胡兴都没有全力出过手,每一场都是轻松获胜,所有人都想知道“血刀经”究竟有多强。

另一边是本次大比黑马,现在被称为外门第一女弟子,有着惊艳而冷若冰霜的外貌,虽然一开始不是种子选手的身份,但实力惊人,轻松打赢她那组的种子选手。

比斗一开始,激烈程度就超乎想像。

胡兴每出一刀,场上就升起一丝血雾,很快两人交战之处血雾弥漫,而在血雾之中,胡兴的的气势愈来愈强,刀芒划过之处,大地裂开了一条条五米以上长的刀痕。

青雀被压得剑围不断缩小,只能勉强守住三寸之地。

突然,所有血雾聚在一处,形成一条血色长龙,栩栩如生,血龙附在胡兴的刀长,随刀斩下,刀还未至,刀气已令青雀所站之地陷了下去。

看台之上观战的人呼吸一顿,青雀这一刀怕是守不住了。

青雀从一开始就似是处于下风,不断采取守势,胡兴的气势却不见衰减,反而不断增长,形成了这一刀。

黄青没有好像周渔和欧阳菲那般紧张,他之前见过青雀出手,知道她还有杀招未出。

果然,血龙之下猛然爆发一道亮眼的银光,如流星划破黑暗的天际。

“斩邪。”幽冷的声音带着强大的自信。

斩龙之剑打在血龙的七寸之位,血雾如烟消散。

当!

胡兴的刀脱手,他怔怔地看着地上的刀。

青雀握剑的手微微颤抖,面色苍白,她一直在等待胡兴刀法之中的破绽,当她等到时,胡兴的这一刀已经达到了气势的颠峰,因此她破去这一刀的消耗亦很大。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