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育儿

【江南小说】三世之碧落

2019年09月14日 栏目:育儿

镜湖翠微低云垂佳人帐前暗描眉谁在问君胡不归此情不过烟花碎爱别离酒浇千杯浅斟朱颜睡轻寒暮雪何相随此去经年人独悲只道此生应不悔姗姗雁
镜湖翠微低云垂佳人帐前暗描眉谁在问君胡不归
此情不过烟花碎爱别离酒浇千杯浅斟朱颜睡
轻寒暮雪何相随此去经年人独悲只道此生应不悔
姗姗雁字去又回荼蘼花开无由醉只是欠了谁一滴朱砂泪

——仙四《朱砂泪》董贞
1.
“策马扬鞭,快意江湖,何其美哉!”顾谢宸翊解下腰间的酒袋,一饮而尽。
“小三爷这就满足了?你不觉得缺一美人相伴,实在是憾事一桩么?”顾宸翊旁边的青衫男子笑道。
“子晏兄说笑了,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鄙人不是英雄,自然不会去在意是否有美人相伴。”
“这话说的不对,男欢女爱人之常情,你小三爷并非圣人,只是未遇见你倾心的人而已。”
顾宸翊笑而不语,一见倾心之人,又岂是那般容易遇见。
三月扬州琼花似雪,顾宸翊牵马顺道而过,衣角翻起一片暗香。一袭白衣,发丝随风而起,举手之间万分儒雅,惹得花阁上的姑娘们一阵骚动,谢子晏见他两眼不斜视,暗自发笑。顾宸翊回头瞪了他一眼,子晏掩住笑意,脸却红了一大片,一副小女儿家模样。
“子晏!”顾宸翊忽然停下脚步。
“小三爷何事?”谢子晏一脸茫然。
“早跟你说,不要随我出门,你非得跟来,还这身打扮,真是。”顾宸翊欲言又止,不断摇头。
“啊!”谢子晏经他这一说,这才发觉自己脸颊发烫,忙用收捂住脸颊。
“唉!你还是换回女儿家的装扮吧,看着真别扭。”
“哼!三哥又嘲笑人家。”谢子晏气的跺脚,却又不得不跟上去。
“ ,你慢点!”
“莫莺,是你自己太慢了!”
“ 就会欺负人家,将军说了,他不在, 是不能出门的。”
“他在,我不能出门,他不在,我还不能出门,这算什么道理!别说了,我们快点!”
“三哥你看!”谢子晏扯住顾宸翊的衣袖,指着前面不远处的女子。
“都说江南女子娇媚,今日算是见识了。这倾城之色,比我还胜几分呢。”谢子晏盯着远处女子,一副花痴摸样。
“你真不害臊,哪有人这样夸自己的。”顾宸翊说着,双眼却没有离开那女子身上半分。女子一身绿衣,云鬓高绾,一支翡翠荷花步摇在发间叮当作响,眉如柳月,眼似清潭,肤白如雪。未施粉黛,却也是清雅无双。
“三哥你也好意思说我,你都盯着人家姑娘看了半晌了!”顾宸翊并没有听清谢子晏说什么,反倒是那绿衣姑娘却听了个明白,朝这边走了过来。谢子晏看的明白,知道自己闯祸了,忙躲到了顾宸翊身后。顾宸翊这才发觉不对,只是已有些晚了,那姑娘的身影已到了身前。
“公子这般望着我家 ,莫不是对我家 有意?!”那名唤莫莺的小丫鬟俏皮一笑。
顾宸翊微微一笑,施礼道:“姑娘真会说笑,在下只是望着那一株琼花有些出神而已。”
“公子这话莫不是说我家 比不上那一树白花!”莫莺有些发怒,身旁的绿衣姑娘却神色不变,眉目间扬起一丝笑意。
“在下并无此意,姑娘莫要再取笑在下。”顾宸翊嘴角含笑,牵起马欲离去。不想那绿衣姑娘却开口说道:“千点真珠擎素蕊,一环明月破香葩,小女子哪敢与那玉花缀满枝相比。这丫头让我宠坏了,公子莫笑。”
“姑娘何必自谦,姑娘沉鱼落雁之容岂是那花能比。在下还有要事在身,告辞。”
“公子莫急,还未请教公子姓名?”
“萍水相逢而已。”说话间,顾宸翊已走出老远。谢子晏在一旁忍着笑,憋得满脸通红。
“你这丫头,净给三爷我惹事!”顾宸翊一脸怒意。
“三哥,你莫不是柳下惠?怎么的见了此等美人还无动于衷,想不通,想不通!”话未说完,谢子晏早已笑的前俯后仰,哪还有点女儿家的矜持。
“美人如玉,却也是红颜祸水。”顾宸翊眉间一缕愁意,谢子晏自是没有注意到这些,仍在一旁打趣。
“谢子晏,你要再敢说,小心我缝上你的嘴!”顾宸翊话一出,谢子晏早跨上马向远处奔去了。顾宸翊无奈,只得上马追她。

且说那绿衣女子,见顾宸翊离去,竟兀自站在那里许久,丫鬟莫莺喊了几次也没听到。直到再也看不到顾宸翊的影子,这才收回心神暗自叹气。莫莺很是聪明,看她这神情,便知道她的心思,也不多问,只是跟在她身后悄悄溜回了府中。

“云罗,你这是上哪去了!”她刚踏进房门,就被吓了一跳。负手而立的男子一身铠甲,剑眉鹰眼,棱角分明的脸,英气十足。只是战火在他的脸上留下了痕迹,眉心有一道疤痕。
“凌轩哥哥,你回来了啊。”女子一脸笑意。
“云罗,我们成亲吧。”满脸怒意的杨凌轩突然温声细语,着实让人有些捉摸不透。
“凌轩哥哥,我们……”顾云罗一脸诧异。
“你父母离世之前将你托付于我,如今你我已到了婚娶的年纪,我们……”
“可我。”顾云罗想要反驳,可又找不到任何借口。父母临死前将她送到扬州托付给杨家,并修书于杨父,待她十八岁时,她与杨凌轩完婚。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自己又能做什么,顾云罗默然。
夜里起风,吹开了窗户,院内的琼花连同风飘进了屋子,一片片落在了窗前的铜镜上。花香透过轻纱一缕缕在夭夭的鼻尖萦绕。顾云罗有些迷离,梦中又再次出现了那个背影,一袭白衣似雪,立于琼花树下,十指飞舞,奏着一曲《凤求凰》。她想走近一点,可是每一次,总是在他转过身的时候,梦境也随之破碎。然而这一次,她走了过去,就在他回头的时候,顾云罗愣住了。那个人,却是她白天在街上遇到的男子。她惊得出了一身汗,腾地一下坐了起来。她想不明白,这难道就是天意弄人?
顾云罗全无睡意,只得起身下榻,立于窗前望着那一树白花出神。
顾宸翊与杨凌轩有些交情,更何况这几年他在江湖上也声名鹊起,自然收到了杨府的邀请。杨府门前人来人往,热闹非凡。顾宸翊被一路带到了后院,那是一处极为幽静之地,名曰:醉荷轩。此时虽是三月,荷花塘里满池荷花却已盛开,院落中种满了琼花树。门竹林中有一处八角亭,石桌上摆着刚泡好的清茶,顾谢宸翊背靠着亭子,手捧清茶望着满园的琼花发愣。
“三哥,你又在冥思苦想些什么?”谢子晏冷不丁蹦了出来,一身粉色的衣衫,将她衬得很是娇艳。
“你这丫头,一点都不安分。”
“三哥该不会是在想那日在街上遇到的姑娘吧。”
“你怎么就不能安静会?”顾宸翊扬眉,一脸无奈。
“好,好,好,我不说,我不说你就不会想么?”谢子晏歪着脑袋,一脸疑惑。
“真是拿你没办法。”顾宸翊放下掌中的茶,起身向那琼花走去。
“三哥,如此美景,你不打算奏一曲么?”谢子晏知道他的脾气,忙扮乖巧,将他的琴捧了上去。顾宸翊接过琴,叹息道:“知音难觅啊!”
“谢公子,我家公子请两位去前厅观礼。”顾宸翊正欲弹奏,被杨府的家丁打断了思绪。
“烦劳带路。”宸翊收起琴,谢子晏却一脸不乐意,被顾宸翊拽着出了醉荷轩。
杨府上下张灯结彩,放眼望去,目光所及之处皆是喜庆的红,顾宸翊在走廊尽头止住了脚。杨凌轩一袭红衣,眉宇间喜悦不言而喻,被喜娘搀扶着的顾云罗被大红盖头遮了个严严实实。谢子晏看到新娘子出来,自然想凑身上前一睹新娘的容颜,却不想被顾宸翊一把扯了回来。“三哥!”她一脸不乐意,去扯顾宸翊的衣袖,不想被顾宸翊狠狠瞪了一眼,谢子晏无奈只得悻悻的退到他身后,却不时的踮起脚向喜堂那边望去。
鼓乐齐鸣,杨凌轩接过喜娘递过去的披红,随着礼者高呼:一拜天地的喊声,杨凌轩首先拜了下去,顾云罗有些迟疑,喜娘在旁边提醒了一句,顾云罗才拜了下去。“变天了!”人群中有人喊了起来,杨凌轩抬头望去,只见一片黑云遮住了日头,瞬间狂风大作。贺喜的人群里开始有些异样的声音,但毕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在副将李弘的劝说中,渐渐安静了下来。原本满脸欣喜的杨凌轩此刻脸色铁青,愣在原地盯着身旁的顾云罗。
原来刚才一阵大风将顾云罗的红盖头吹落了,眼前的她满脸泪痕,并无半点喜悦之意。杨凌轩顺着顾云罗望着的方向,走廊上站着的,正是他的好友顾宸翊。
顾宸翊一脸错愕,他万万没想到杨凌轩娶的女子正是那日在街上偶遇的青衫女子,拉起身旁的谢子晏转身离去。
原本一场热闹的喜宴,在一场大雨中悄然结束,甚至不能算结束,因为杨凌轩在拂袖而去。人群中异常安静,顾云罗杵在人群中,那身大红嫁衣甚为刺眼。人群渐渐散去,唏嘘声不断,所有人都明白,这桩亲事算是彻底的完了。

2.
杨凌轩再次出征了,临走前的夜顾云罗差了莫莺去请他,杨凌轩没有去赴约,一人在书房喝的令酊大醉。顾云罗黯然,她明白,杨凌轩再也不是以前那个照顾她无微不至的凌轩哥哥了。事情已经到了这步田地,她也只能无奈的叹气。莫莺只能站在她身后静静的陪着她,府中闲言碎语渐起,顾云罗越发不爱出门了,每日躲在“胭脂阁”内弹琴作画,倒也清净。
或许没有遇见顾宸翊,她与杨凌轩应该是这城中羡煞旁人的一对吧。可世事就是如此出人意料,顾云罗看着落满地的琼花,心中哀叹。
“ 。”莫莺的身影闪了进来,手中握着一把折扇,不停地喘着气。
“你这丫头越发没规矩了,什么事儿走的如此急?”顾云罗口中说她,却将桌上早已放凉的水递了过去。
“ ,这是有人要我交给你的。”莫莺将折扇放在她眼前,自顾自喝起水来,一点都不顾及女儿家的形象。顾云罗轻轻展开折扇,不由得愣了一下。这把折扇她是见过的,那日在街上遇见顾宸翊的时候,他手中拿着的就是这把。
“这是?”她心中慌乱,却不知这顾宸翊送来折扇是何意思。
“ ,那写公子让我告诉 一声,今夜子时,城外桃花坞见。”
“什么?!”顾云罗大吃一惊,这顾宸翊究竟要做什么,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约自己相见,难道就不怕凌轩知道?可转念一想,心中却又感温暖,看那日婚宴上他看到自己的神情,她心中明了,却又矛盾起来。
“ ,你怎么了?”莫莺见她这般神情,喊了一句。
“我没事,只是有些累了,我去休息一会。”顾云罗不再理会莫莺的诧异,径自回了榻上。莫莺将折扇收起,收拾桌上的纸时,打了个冷颤。那些被顾云罗揉成一团的纸上,写的每一句每一字全是相思之情,而其中一张纸上,画着的人霍然是那顾宸翊。莫莺轻叹一声,看来山雨欲来风满楼啊。
亥时的更声刚过,顾云罗一个激灵从榻上坐了起来,冷汗浸透了亵衣。那个梦又再一次的出现,然而却又有些不同,凌轩哥哥竟然要杀她!顾云罗的额头上浸出密密的汗珠,她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这个梦莫非真的与他有关?难道真的要去见他么?
她没有亮灯,她有些惊讶,刚才自己那一身惊呼,要是平时莫莺早都进来了,可她连着喊了三声莺儿,却不见她人影。“胭脂阁”外走廊深处,一个黑色的身影躲在暗处,静静的望着顾沫儿的房间。
亥时三刻的时候,顾云罗打开了房门四处望了一眼,跃上屋顶,出了杨府。躲在暗处的黑影也随着她的身影出了“胭脂阁”。
阳春三月的夜,清寒如水。桃花坞在扬州城外一里处,此处地处较他处略高,自然比别处要冷的多。山谷尽头的悬崖边上,谢宸翊依旧一袭白衣,被风吹起的长衫在风中无力的飘落。顾云罗站在这头望着那个身影,自己梦了几年的身影,有些恍惚。
“你来了。”顾宸翊转过身望着身后同样一身白衣的她,有些悲伤。
“不知道谢公子此时找我有何事?”顾云罗回过神来,淡淡的问了一句。
“云罗,你不记得了吗?”顾宸翊神情黯然。
“云罗?我不允许你这么唤我!”她有些愤怒,心中却很是甜蜜。这是除了杨凌轩之外,第二个男子如此称呼她。
“云罗,我。”顾宸翊不知如何解释,却又不能解释,踏出的右脚又退了回来。
“我与你不过一面之缘,听你这样说,似乎我们已经相识很久?”顾云罗问道。
“后面有人。”顾宸翊轻声说了一句,身形已经飞了出去,直奔顾云罗身后不远的桃花后。凌空一掌,桃花在月光下飞起,一个黑影从那边闪了出来。
“你是谁?!”顾云罗看到那人,十分惊讶。这一路被人跟踪,自己竟然一点都没察觉。那人只是望了一眼顾云罗,并没有说话,却与顾宸翊正面交手。顾云罗在一旁细看,发现那人身形似乎有些熟悉,但武功招数却是少林一脉。她想上前帮忙,不料却被顾宸翊挡在了自己身后。
那人与顾宸翊交手差不多有十招左右,见胜出有些困难,于是虚晃一招,向顾宸翊身旁没有防备的顾云罗一掌击了过来,她来不及反应硬生生对了一掌,不料那人内力深厚,且下了死手,顾云罗整个身子竟向后边的悬崖飞了过去。
“云罗!”顾宸翊一声惊呼,伸手去抓顾云罗扬起的衣角,却抓了个空。顾云罗像断了线的纸鸢,直奔下悬崖而去。“ !”那黑衣人见她坠下悬崖,突然喊了一声。顾谢宸翊听得真切,心中悔恨万分,若不是自己贸然约她出来,她又怎么会惹来如此祸事?想必那日喜宴之后,杨凌轩对她早已动了杀心,莫莺就是她安排在顾云罗跟前的眼线。顾宸翊心痛不已,没再理会一旁痛苦的莫莺,跃下了悬崖。

共 1 009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小说,在人物的设置上,很不错的,情节上也设置了很多悬念,在主要以对话推动情节发展的过程中,将迷雾一层一层的揭开。但觉得,在叙述上,还是稍微的弱了一点的,情节显得松散了点。但就故事本身而言,还是非常精彩的。顾云罗的不幸导致了她命运的辗转流离,而她与顾寰翊以及杨凌轩之间的感情纠结,缘起于少年时代,几经变迁已经是物是人非。杨凌轩的痴情还是令人赞叹的,但在爱情面前拔剑弩张的行为又让人可恨。三年后,桃花坞崖底,顾寰翊面对顾云罗的尸体所说的那些话,是不是又将有一个新的故事开始呢?欣赏佳作,推荐阅读。——编辑:哪里天涯【江南新诗】【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40924】
1 楼 文友: 201 -04-08 2 :04:57 问好作者,感谢投稿江南社团,祝创作愉快!
回复1 楼 文友: 201 -04-08 2 :28:52 我刚发现,中间好多地方有错。哭。。。。我下次一定改了再改。
2 楼 文友: 201 -04-08 2 :05:4 期待佳作频传,让江南因你而更加精彩!
 楼 文友: 201 -04-08 2 :29:28 柳姑娘,你是故意的吗?你明明知道我看到董贞就会忍不住过来跟评的。
回复  楼 文友: 201 -04-08 2 : 0: 9 禹大爷,我不是故意的,董贞的歌 这首我唱的了。
然后这个又是写三世,所以就。。。。。。。。
4 楼 文友: 201 -04-09 01:10:55 好!欣赏佳作,真诚问好,祝你生活愉快!
回复4 楼 文友: 201 -04-09 15:54:58 谢谢。
5 楼 文友: 201 -04-12 15:01:48 这个编者按好亮啊,,,【江南新诗】是啥意思?哈哈哈。。小儿中暑
远大医药立可安治疗肠道感染
血栓闭塞性血管炎护理措施
宝宝不拉大便怎么办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