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公信力消失马航事件社交媒体传播之痛

2018-10-29 11:56:24

公信力消失:马航事件社交媒体传播之痛

在马航事件发生24小时中,谣言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生长。马来西亚航空截至目前在微博上发表了16篇媒体声明,但信息量不足,与此同时马来政府对外放出的官方消息也少之又少。

3月11日晚,、微博等平台盛传:马来当地媒体报道,MH 370返航距离可能比预想的远。据马军方雷达监测,一次监测到飞机是在8日凌晨2:40,位于马六甲海峡。这跟之前报道称飞机1:30,在离哥打巴鲁120海里处,中国南海上空时消失有出入。这也可能是一条还未被辟谣的谣言。

一年前,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后,有tw itter友评论:一场灾难发生后5分钟内T w itter做出的贡献,12小时后就开始帮倒忙。这样的现象也同样出现在微博上,而在马航事件发生24小时中,谣言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生长。38马航事件后第七天,事故原因依旧未解,MH 370搜救行动仍在进行。马来西亚航空截至目前在微博上发表了16篇媒体声明,但信息量不足,与此同时马来政府对外放出的官方消息也少之又少。社交媒体上刷屏般流传的信息中,那些是谣言,那些是事实,一般人很难分辨得清。在这样一个阶段,任何一个稍微权威的信息源都掌握了极大话语权。社交媒体成为谣言滋生地,重复着信息需求-谣言-转发-辟谣-信息需求的恶性循环,即使是媒体官微和微博大V,一不留神,也会中招。

谣言滋生源于信息稀缺

暨南大学与传播学院谭天教授认为,马航此次危机公关处理存在问题,没有一个迅速的反应机制,终造成各种信息满天飞。当确凿信息没有出来的时候,就形成了很大的信息需求空间,有需求就有生产,这个空间如何填补它。在社交媒体上,那怕随意发个东西,以讹传讹,再糅入情绪化的表达,就会发酵,像病毒一样开始传染。官方要及时地公布信息,即便搜救没有进展,也要对外公布一下。

@人民在事件发生当天中午一点半发微博称,越南海军确认飞机坠毁地点,越南救援队已出发。此后微博、上关于坠毁解体飞机残骸已被发现的消息流传开。下午近四点@微天下正式辟谣,称越南军方否认发表过飞机坠毁的消息。但截至删除前,该微博已转发近30万。

知名媒体人李鸿谷认为,虽然有诸多自媒体,但现实是:事实是极度稀缺的。比如至今的马航失联事件,有效信息能超过1000字吗?喇叭多事实少的悬殊落差,其结果,从传播事实变为表演自己,谣言的发生与传布,由此滋生。

波音中国总裁马爱仑@小马哥爱747在当天下午三点左右发布微博称,飞机已经找到,技术团队会协助官方调查。此条微博瞬间被微天下、财经等知名官微转发,然而在不到一小时后马爱仑就删除了原微博,并重发微博表示搜救仍在继续。据相关人士推测,波音总裁引用了错误的媒体消息,从信息的获取者到发布者,进而又成为媒体上的信息源。

据知名学者魏武挥观点,在社交络里,所谓的U G C自媒体(或者说个人账号)与PG C机构媒体并不是割裂的,他们会互相转发消息。没有社交络,也就不会显性化,一旦有了,U G C与所谓PG C再互动,流(谣)言附着在社交关系上,以幂计算的速度扩散,绝不是今天几个举着媒介伦理大旗的学者和大声疾呼要专业的从业者能够阻挡的。

微博,谣言聚集地?

《中国互联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2013年微博发展出现转折,用户规模和使用率均出现大幅下降。据统计,截至2013年12月,中国微博用户规模为2.81亿,较2012年底减少2783万,下降9.0%。对于用户数量下降的原因,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市场营销学副教授向屹认为,这个趋势是合理的,因为微博没有办法做一个很科学的谣言监控机制,至少不可能完全做到。当质量不高的信息、垃圾信息太多,大家就会离开。

从31昆明事件到38马航事件,微博的平台传播功能被用户重新认可。在大的事件中,消费者需要大量信息来得知真相时,微博的作用是始终存在的。因为这时大家都想知道更多,马航不肯说,没有信息,信息量对消费者而言更重要了,所以就都回去了。向屹告诉南都。

在马航事件中,如果说微博是谣言滋生地,更容易成为谣言停留地,后者的传播速度和辟谣速度相对滞后。平台决定了谣言传播得比较慢,微博一个大V几百万粉丝关注,相较而言微博的传播速度要远远超过。一条虚假信息,要一两天才能散出去,而传播速度不快的虚假信息也就不能称之为谣言了。向屹告诉南都。

向屹认为,和微博本身定位不同,重要是新,因此微博的传播功能是远远超过的。微博的设计者希望将它做成一个信息生产来源,不见得只由传统媒体来生产,大众也可以产生,因此整个平台的设计包括转发、搜索等功能都是基于这个理念。而从产品上看它更像Facebook,主要是看朋友的更新,对事件并不是特别关注,所以设计时将做成相对封闭的圈子,限制了传播的扩散速度。

传统媒体的权威

灾难事件面前,更为稀缺的是优质内容。随着传统媒体进驻微博、等社交平台,一方面渠道增多,但另一方面报道的微博、化也为其权威带来了考验。知名媒体人宋志标在文章中表示,尽管微博不断在澄清,但它没解决真相找寻的问题。界在专业报道领域的沦陷,只是信息缺角的一部分。除非是从社交媒体中分化出一部分,承担起以思考开辟进路、并寻找真相的专业势力,否则,单凭微博等被动的社交媒体,真相必定被舆论狂欢所取代。

李鸿谷认为,马航事件对迷信社交媒体,相信自媒体将对传统媒体的颠覆,是一个重大的打击。络新媒体现在,以及可见的未来,没有显示出对传统媒体替代的能力。简单的理由是:信息生产是需要资本、信誉与专业能力的;仅仅的人际及其聚合,替代性,有限。

谭天认为,在社交媒体上,公众用户都需要自觉地遵守络秩序,不要制造谣言、络暴力,去维护这个平台。北京大学与传播学院教授程曼丽也曾指出,随着社会化媒体发展,人的概念已从专业从业人员扩大到每一个公民,都要培养媒介素养。每个参与报道的人在遵守职业道德之前,首先要学会尊重人,保护人。

白酒酿酒设备
排污泵厂家
捕鱼高手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