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网络

重生之领主传奇 第八十二章 渡江和到达

2020年02月15日 栏目:网络

重生之领主传奇 第八十二章 渡江和到达第八十二章渡江和到达科马斯子爵并没有在第二天中午交接的物资上做什么手脚,或许在他心里还巴不得

重生之领主传奇 第八十二章 渡江和到达

第八十二章渡江和到达

科马斯子爵并没有在第二天中午交接的物资上做什么手脚,或许在他心里还巴不得洛里斯特越早离开他的子爵领他才越早的放心,以至于给了瑟得坎普一个大惊喜。子爵大人为洛里斯特的车队提供的七车粮食和三车细麻布料竟是连货带车一起送了过来,这让在冯亚塔镇上收购不到长途货运马车的瑟得坎普喜不自禁。

多出了十辆货运马车,瑟得坎普就不必为物资的装运而烦恼了,经过连夜的检修和整理准备,洛里斯特在二月十一日的上午,再次踏上了北行的路程。

三天后,洛里斯特的车队到达了安第纳克王国和马德拉斯公国的边境城市纳得加斯,休整了一天再次出发,进入马德拉斯公国。

和安第纳克王国相比,马德拉斯公国的情况明显更好一些,无论是民生还是治安。这得归功于马德拉斯大公,在帝国内战期间一心自保,谁侵入打谁,没人侵入他也不出击,就是紧守边境,加强防御设施,这让他博得了一个刺猬大公的称号,也让马德拉斯公国在内战期间所遭受的伤害比较少。

洛里斯特的车队从马德拉斯公国的南疆跑到北疆,一千三百多里的路程,七天之内只碰到两伙山贼和一帮马贼。当然这些不长眼的家伙很快就后悔自己不该打这支车队的主意,在到达马德拉斯公国和北地高原的天然分界线米陀布罗江时,洛里斯特的车队已经多了六辆满载战利品的马车,还有七十多名俘虏。

“大人,过了米陀布罗江,就到了北地的边缘,剩下只有近七百里的路程了。我们不需要连夜赶路

,就算一天走一百里,也足以在三月前赶到家族领地了。”瑟得坎普松了一口气,总算没有因为自己和帕特坚持携带大批物资返回而耽误了洛里斯特回去继承爵位和家族领地的大事。

眼前的米陀布罗江宽敞而平静,清澈的江水静静的流淌。

越过米陀布罗江,可以看到远方徒然拔高的地势,一片片的苍翠点缀在连绵不绝的山川丘陵之中。

那就是北地,是这个身体原主人小洛克的家乡……

洛里斯特凝视着远方,那里将是自己新的家乡……

“我记得十年前跟随家族商队离开北地的时候是经过了一条索桥,桥下的江水汹涌澎湃,根本没有眼前这么的安宁平静……”

“大人,你说的那是亨得利福索桥,那是在米陀布罗江的上游,离这里有百多里远。穿过亨得利福索桥就到达了北地大公爵卢金斯大人领地的弗雷斯德城堡。当初你说暂时不想和这位大公打交道,所以我才选择了从这里渡江,这里是渡过米陀布罗江来往北地的两个渡口之一。过了江后,再穿过七个领地就到达我们的家族领地了。”瑟得坎普解释道。

“渡口在哪里?”洛里斯特问。

“就在前面不远,那是修拉斯男爵的领地。我们这么多车马过江会让修拉斯男爵大挣一笔渡船费的。”瑟得坎普说。

“该付的钱还是得付。走吧,过了江就地扎营,休整一天。”洛里斯特说。

……

做为贵族,在其他领主的领地里是免费通行的。象洛里斯特率领的车队,只要出示家族徽章,说明这是家族车队不是商队,一般的通关或者经过别的领主领地都是不用花钱的。但渡江不一样,洛里斯特同样得缴纳渡船的费用。

修拉斯男爵的渡船码头并不大,只有两艘渡船。码头上竖着一块大牌子,上面是各种渡船费用的明码实价:一个人,一枚帝国银币。一匹马,十枚帝国银币,一辆载满货物的四轮长途货运马车,一枚帝国老人头金币等等。即使是贵族,也没有免费优待和打折,唯一的照顾就是优先通行权。

洛里斯特心说这优先通行个屁啊,根本就没几个人要过江,那两艘渡船上的船夫都放了羊,就一个老头坐船上在修理船桨。

车队的到来让僻静的渡口变得喧闹非凡,以至于惊动了修拉斯男爵,带了一小队的守备兵不辞辛劳的赶到渡口亲自把关,盘点要渡江的车辆和人马,最后拿着洛里斯特给的车队渡船费,鼓鼓囊囊一大袋的金币笑得都快合不拢嘴。心情舒畅的修拉斯男爵特意命人回自己的庄园城堡取来了几瓶珍藏的美酒,在渡口摆下了桌椅,很诚挚的邀请洛里斯特前来品尝一下。

洛里斯特觉得委实蛋疼,一艘渡船一次载一辆四轮马车和几个人,四个船夫拼命的划桨,来回一趟需要一个小时。自己的车队近百辆马车,六百匹来马,五百多人要靠这两艘渡船过江得花多少时间啊?船夫就这八个,他们也会累也需要吃饭睡觉休息,照这么算的话车队全部过江起码得花六天或是七天了。

修拉斯男爵觉得很抱歉,毕竟收了那么多的渡船费了,但他的领地里确实只有这两条渡船和这几名船夫,所以他只能表示爱莫能助。

洛里斯特问,那有没有绳子?

修拉斯男爵点点头,绳子有很多。因为领地是在江边,江边有很多芦苇生长,修拉斯男爵每年都会命人去收割一大批的芦苇,再用芦苇编制草席和绳子,这也算是他领地的一种特产,每年都能给修拉斯男爵增加两三枚金币的收入。

洛里斯特让修拉斯男爵派人运来很多绳子,先把绳子接起来,在两艘渡船的船头和船尾各系上一根绳子,又命人在两岸各做了四个大轱辘,连上绳子,用轱辘来牵引渡船。这不但节省了船夫的体力,使渡船上只需要两名船夫保证渡船的平稳和靠岸,也大大减少了来回的时间,一小时来回一趟变成了不到半小时,加快了车队的渡江。

即便是这样,当洛里斯特作为最后一批车队人员踏上渡船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了。随船过来迎接的瑟得坎普看了看岸上特意赶来为洛里斯特送行,不停挥手的修拉斯男爵,愤愤不平的说:“我们车队这一趟,就让修拉斯男爵挣了近一百五十枚帝国金币。难怪他这般殷勤,天都快黑了还跑来送行。”

洛里斯特也朝岸上的修拉斯男爵挥了几下手,昨天晚上他接受了修拉斯男爵的邀请,带着奥维基斯前往男爵的庄园城堡做客,倒是把昔日的大胡子山贼感动的够戗。其实洛里斯特带他只因为乔斯克带了帕特和瑟得坎普先行过江安排扎营的事务,这边只剩下雷迪,奥维基斯和洛里斯特,接到了邀请洛里斯特考虑让雷迪盯着后续车马渡江更放心些,才带了大胡子去赴宴。

洛里斯特给修拉斯男爵带了一套有金丝花纹的半身板甲做礼物,这是扫荡路上碰到的那伙马贼的战利品。也不知道马贼从哪个倒霉蛋贵族那里打劫来的,被马贼头子得意洋洋的穿在身上。因为太华丽太耀眼了,结果被乔斯克盯上一箭封喉,要了马贼头子的性命。这套华丽的板甲就这么到了洛里斯特的手中。

洛里斯特估计这套半身板甲应该是哪个马匹精专门定制做为送给某个贵族世家其男性子弟的成年礼物,所以在板甲还没铭刻上家族徽章。做为礼物送人倒是非常合适。反正洛里斯特也不喜欢这套半身板甲的华丽风格,穿这样的板甲上阵简直是向敌人呼唤,快来攻击我,快用箭射我,这种自寻死路的作法不是洛里斯特的菜。

修拉斯男爵对洛里斯特送的礼物非常喜欢,简直到了爱不释手的地步。宴会过后,大胡子奥维基斯很自觉的先行告辞去码头协助雷迪安排车队连夜渡江的事务,而修拉斯男爵则邀请洛里斯特去书房欣赏下他珍藏的十几瓶年代久远的美酒。

在书房里,修拉斯男爵再次向洛里斯特表示了谢意。他说,这三四个月里,想从自己领地的小渡口过江的北地领主的家族车队很多,只是运力所限,很多车队不愿等待又去了亨得利福索桥从那里过江,让自己失去了很多渡船费。现在码头的渡船经过洛里斯特的改良,几乎是增加了一倍的效率,相信会吸引很多北地的家族车队从自己这里渡江。

洛里斯特很奇怪,自己是不想和那位卢金斯大公打交道才选择这条避开北地大公领地的路,那别的北地家族车队又是为什么要选择从这里过江?

“不是说亨得利福索桥那里的渡江费用比男爵大人您这里的渡船费少一半吗?为什么那些北地家族车队会选择从这里过江?”洛里斯特问道。

修拉斯男爵得意的笑了起来:“北地大公卢金斯大人贪得无厌是有名的,亨得利福索桥那里的过江费用比我这里是少一半,可过了江就是大公的弗雷斯德城堡。卢金斯大公在那里设立了严密的关卡,虽然贵族通行免税,可只要让大公发现车队里有他感兴趣的物资,就强行征收,只给一半的市价。运气好的只损失一两辆马车,运气差的被征收车队的一半,搞的北地贵族怨声载道,却奈何大公不得,所以他们宁愿选择从我这里的小渡口过江。”

洛里斯特站在渡船上,迎面吹来冷冷的江风让他觉得头脑分外的清醒。心里回想起修拉斯男爵昨晚说的言语,北地虽然地域广大,又有米陀布罗江倚为天险,但对外的交通要道只有两处。一是亨得利福索桥连接两岸,不过那是掌握在北地大公的手里。二是中游修拉斯男爵领地这十几里米陀布罗江拐弯洄流的江面,只是这段江面极其辽阔,只能靠渡船不能架桥,很费时间。

只所以米陀布罗江被倚为北地的天险就在于其绕着北地流过的地段不是悬崖峭壁,就是江里乱石嶙峋,激流汹涌。除了中游修拉斯男爵领地这十几里米陀布罗江拐弯洄流的江面比较平静安宁,别的江域根本没法行舟过船。

洛里斯特怀疑北地地广人稀,很难吸引流民前往垦荒使北地得到充分的开发就是因为这交通咽喉要道都掌握在私人手里的缘故,象卢金斯大公和修拉斯男爵,他们盯的就是渡江收取的费用,这是他们取之不尽的金矿财源。

即使史胖子的车队以后也顺利的到达家族领地,可对外的交通要道都掌握在别的领主手里,他们随时可切断家族对外的联系。那样的话家族领地还是无法得到充分的开发和持续的发展。象前世深入人心的宣传标语所说的一样,要致富先修路,可这路不通领地还怎么发展的起来?

也许自己继承了家族领地后还得先筹谋开拓出一条新的对外交通的要道出来,避免被人掐住自己的喉咙。唉,任重而道远啊。洛里斯特看着远方的山川怀着淡淡的忧伤和满腹的心事陷入了沉思。

因为渡江拖延了一天,洛里斯特在二月二十五日才率领车队重新踏上回家族领地的行程。他决定用五天的时间跑完剩下的六七百里路,在二月三十日前到达家族领地。

踏上北地之后,洛里斯特才发现史胖子在开家族骑士会议制定北行方略时所说的北地烽烟四起,兵荒马乱的情况并不是道听途说,而是真真切切发生在眼前的事实。

这才经过三个领地,就遇见过五场领地战争。有老领地贵族和新贵族的冲突,有召唤附近领主帮自己对抗入侵领地的,有帮着好友领主侵入别人领地的,有老领主因为旧怨和老领主打仗的,也有新领主和新领主因为各种原因打成一团的。总之是打成一片,到处都是喊打喊杀声。

也正是得益于北地地广人稀,这些领主之间发生的战争在洛里斯特看来都是村寨级别的械斗。一般都是领主带了两三个家族骑士和几十名守备兵,再招集一两百名农兵就可以号称大军向敌对的领主发动大规模的集体斗殴了。洛里斯特碰到的最大规模的领主军队也就四五百人,都是穿着破烂的农兵。

可笑的是这位自持兵强马壮的领主大人还打上了洛里斯特这支车队的主意,竟然要求洛里斯特交出一半的车辆作为买路钱才准许通过。这明摆着的拦路抢劫行为洛里斯特是不会放任不管的,为了神圣的贵族的免费通行权利,洛里斯特让侍卫小队发起了一次冲击就以零伤亡的战绩打跨了对面的大军。那位嚣张的领主跪在洛里斯特的面前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要求自赎,最后以五十匹北地骏马和四辆满载粮食的马车为代价才重新获得了自由。

为了避免被那些斗殴中打昏了头脑的领主打起车队的主意,洛里斯特命令侍卫小队全副武装骑马耀武扬威的进行游行式护送。果然,这样一来就再也没有带兵前来骚扰的苍蝇了。甚至在第四天,两支正斗得热火朝天的领主军队还特意停战让出大道,以便让车队先行通过。

第五天,一望无垠的原始森林和绵亘不绝的山峦出现在车队的面前。

瑟得坎普和帕特发出了欢呼:“大人,我们的家族领地到了,那就是黑森林,远方的高岗山峦就是魔龙山脉。过了黑森林那高低起伏的山丘就是莫尔根丘陵,过了莫尔根丘陵车队再跑一个白天就到我们的家族城堡庄园了……”

花了大半天的时间,车队才绕过了黑森林的边沿。莫尔根丘陵出现在眼前……

不过瑟得坎普和帕特楞住了,前面大道通向的莫尔根丘陵的豁口处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岩石堆砌的城墙,而城墙上面飘扬的旗帜上的图案并不是咆哮的巨熊,而是绘着三个套在一起的金色圆圈……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